石井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查看: 2281|回复: 0

[宗祠姓氏] 这位隐居在石井的古人,一人一姓开基发脉,留下的家训极其有趣

[复制链接]

560

主题

1459

帖子

31

好友

管理员

Rank: 28Rank: 28Rank: 28Rank: 28Rank: 28Rank: 28Rank: 28

UID
3
石币
7030 币
精华
0
在线时间
7771 小时
注册时间
2009-7-4
发表于 2021-12-4 15:5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155341c9je5wvqbevnwfua.jpeg

人物:张天觉


张天觉,唐末人士,生卒年不详,南安市石井镇前坂村张氏开基祖。据前坂《张氏族谱》记载,张天觉因参谋削平王仙芝之乱有功,授南剑州(今南平)刺史。唐被梁灭后,其于唐哀帝天佑四年(公元907年)弃官隐居前坂,以一人一姓开基发脉,并留下“玩思”等祖训,从而让前坂张氏自此枝繁叶茂。

155341tzlka73p7loelell.jpeg






遗迹贤坂张氏始祖陵



贤坂张氏始祖陵位于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的塘北尾山(旧称“桐柏山”),占地近38亩,葬有前坂开基祖张天觉及两位夫人。每逢甲癸年冬至,来自国内各地的前坂张氏裔孙都会从四面八方赶来,谒陵祭扫,遵祖训“垒石为坟”。2005年,张氏始祖陵重修。

155342ru9gi9y67ywk5we7.gif

玩思庄亦谐

遗训家声远


林超连


  “天下之本在国,国之本在家。”无论时代如何变迁,无论世事如何变幻,家风传承永远是一个宗族存续永久的基因密码。


  翻开史书,中国历代不乏家风门第的典范,也曾留下诸如《颜氏家训》《曾国藩家书》等流传后世的经典著作。这些家风,在严肃的道德传承中,包含了浓郁、细致、深远的人文关怀,成为后世族裔修身立志、务实节俭的标尺。


  在南安市石井镇前坂村一带,传统民居的门楣上,都刻着“清河衍派”四字,这是前坂张氏的郡望。1100多年前的唐末,前坂村始祖张天觉在汉人南迁的大潮中,辗转浦城、南平、广东、漳州、同安等地,最终择隐于泉南灯檠山麓(今仙洞山)贤坂里,就地开基繁衍,并留下“玩思”这一亦庄亦谐、颇具玩味的家风祖训,寄望后裔勤朴拓业、张弛有度。此后千年,前坂张氏迅速开枝散叶,士农工商,蜚声遐迩,成为入闽张氏的重要分支。


155342ydo**hdovzeazts.jpeg

石井镇前坂村航拍图。


垒石为坟


  “玩于山则思其诚,玩于水则思其明,玩于琴则思其气……”在严肃的家风传承中,能为后人留下这般祖训的人,想必是个有趣的人。


  1100多年前的唐末,北方战乱未定,南方则百业待兴,从中原南迁的张天觉,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下将开设的私塾命名为“玩思堂”,又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写下为后人铭记于心的序文《玩思》,越想追谒之心越发急切,于是便有了此次谒陵之行。


  张天觉的陵墓并不在前坂,而是在离前坂村约20公里的厦门翔安内厝镇塘北尾山上。细想也不奇怪,千年一瞬,沧海桑田,这座山,可能就只是千年前的一抔黄土而已,更遑论地名和行政区划的几经更迭。


155343umeppo0qommgmp0q.jpeg

张天觉墓


  孟冬时节,日暖风和,这样的天气真是老天的馈赠。从前坂前往翔安黄厝的路上,一路暖阳相伴,让严肃的谒陵像极了一次老友间久违的探访,只不过我们之间隔着一个巨大的时空。


  车辆驶入翔安境内不远,因为厦门新机场的建设,前往祖陵的路上,需要经过一段半封闭的路段。竖亘在道路中间的围挡,也挡住了我们远眺的视线,映入眼帘的只有远处山峦的模糊线条。


  当汽车绕了个大弯,在塘北尾山脚下停靠时,路旁仿佛突然间生出了一个小小的岔路口,标注着“仰思路”和“贤坂张家始祖陵”的两块石碑立于道路两侧,路旁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。往里约百米,视线豁然开朗,一座巍峨的墓冢赫然出现在眼前——这,便是张氏始祖陵。


  祖陵像一座三层楼高的阶梯递进式堡垒,从山下远远望去,能看到呈风字形的墓,花岗岩墓基,长方形圆首,坟茔上长满刺丛和灌木,墓碑没入其中,已无从寻找。偌大的墓埕上,一丛丛荒草从石缝间顽强地挤出生长的空间,站在陵前,听风吹动山间的松涛,呼呼作响。


  望着墓埕上的野草,同行的前坂村张氏裔孙张长青陷入深思,仿佛掉进了往昔的记忆当中,祖祖辈辈垒石为坟的祭扫习俗,是他对先人心性淡泊最直观的感触。每逢甲癸年冬至,来自各地的前坂张氏裔孙都会从四面八方赶来,谒陵祭扫,遵祖训“垒石为坟”,族人们都在传,谁垒的石块越大,家族就越能人丁兴旺。


  对今人来说,这不过是祭扫时对先人的一种朴素祈盼。但对古人来说,在对生死极为看重的封建社会里,叮嘱后人不事张扬、不搞风光大葬,而是简单地“垒石为坟”,这算不算是移风易俗在千年前的一次预演?留下此遗训的张天觉,对人生的淡泊和生死的看淡,可见一斑。


开基前坂


  张天觉是一个怎么样的人?囿于官修的地方志记述太少,未能有确切的描述。但在石井前坂的《张氏族谱》里,这位开基祖也曾风光一时。


  张天觉生在战火纷飞的晚唐,族谱里记载,他原籍河南光州固始县,唐末随王潮兄弟入闽,曾因参谋削平王仙芝、黄巢之乱,授南剑州(今南平)刺史。


  张天觉为人端方正直,以忠孝节义立世。唐哀帝天佑四年(公元907年),朱温篡唐,建立后梁。以忠孝闻名的张天觉,不事二主,旋即弃官埋名,一路向南,归隐田园。


  他曾作《不仕梁诗》以表丹心。诗里写到:


  君禄民脂耻素餐,甘泉勿饮苦泉安。


  衣冠不染丝毫腻,月映冰壶一寸丹。


  短短几句七言律诗,淋漓尽致地体现了他立身立品的高风亮节。包括《感怀诗》中写的“聚见洛阳车马盛,谁怜房仕子孙贫”等忧国忧民的词句,至今仍被张氏族人口口相传。


  也有传张天觉曾是晚唐左班丞相,因厌恶朝廷官宦恶斗纷争、社会动乱难忍,于是自正弃官携两妾(发妻留原籍固始)、带三子,随王绪、王潮、王审知大军入闽,几经辗转后在贤坂山(今前坂)前停留,并在此开基繁衍生息。


  历史烟云虽已经消散,张天觉入闽前的人生轨迹却似雾里看花,难有定论。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在战火纷飞的晚唐年代里,他是一个怀抱家国情怀,忧国忧民却无奈只能南隐的文人。


  唐末五代,是北方汉民入迁泉州的一个关键时期。彼时,当中原动乱战火蔓延,僻远的泉州独能偏安,政治稳定,经济发展,加之彼时主政泉州的王氏折节下士,热情延揽,设招贤院,对士大夫南来者礼遇有加,泉州成了落难士子和文人的最好避难所,料想张天觉也是在这一时期来到泉南,落地生根。


  无论如何,在前坂,张天觉和他的族人们找到了向往的和平。尽管在1000多年前,这里尚未开发,一片荒芜。但四时气候宜人宜居,他带着族人们草野开荒,桂峰课塾,督促族人安生耕读。很快,张氏一族便在此开枝散叶开来。


玩思遗训


  千年时光流转,家风悠远绵长。如今的前坂张氏族人们,仍念念不忘千年前祖上开荒拓野时的筚路蓝缕。张天觉留给后人的,不仅仅是一片开发成熟的沃土,一个稳固和谐的氏族体系,还有凝练着他人生智慧的家风传承。


  从石井成功大道临近翔安界左拐进前坂村,穿过密集的民房,再向村庄中心方向行走数百米,红砖、白石、高高翘起的燕尾脊,一座古朴的闽南风格宗祠建筑映入眼帘,这里便是前坂张氏大宗祠。


155343m66qzoqfppa316q3.jpeg

前坂村张氏大宗祠。


  大宗祠始建于元末,门匾写有“张氏大宗”四字,建筑面积420平方米,二进规模,古色古香,瞻凤譬头,西望虎空山,南观牡丹石,北靠仙洞山。


155344vhfbb6w2w6wfefzy.jpeg


  走进宗祠,仿佛时光流转,把我们带回千余年前的悠悠岁月,细览每一块雕刻、每一幅书法,浓缩的家风家训与古建筑融为一体,既饱含张氏先人对后辈的殷切希冀,也是宝贵精神财富的传承。


  大厅正中间,一块写着“玩思”的金色牌匾最为醒目,这便是一世祖天觉公留给张氏后人们最珍贵的祖训。当年,在前坂村肇基拓业之时,张天觉仍不忘开设私塾传道授业,他将学堂命名为“玩思堂”,并写下序文《玩思》:玩于山则思其诚,有所未立;玩于水则思其明,有所未达;玩于琴则思其气,有所未和;玩于书则思其心,有所未大;无所不用其玩则无所不用其思,夫岂徒玩徒思而已。


155344ahwybrbqqwruqhbb.jpeg

张氏大宗祠内悬挂着的“钦赐乡贤”牌匾。


  序文言简意赅,今人看来,颇有老师曾经教诲的“不要死读书,要在玩中学”的味道,亦庄亦谐,意蕴深远,这也成为前坂村祖训,前坂裔人世代奉行。


  张天觉还编撰“孝悌忠信”“仁义礼智”“克勤克俭”“唯耕唯读”宗风,敦促后裔耕读传家,立身立品。


  这些祖训家范,是张天觉的人品、家风和儒家精神的继承和细化,并成为前坂村族人世代相传的行为准则,从而使得前坂村人虽身处以农耕为生的村落,却能人文蔚起,德业俱兴,贤宦贵显,科甲连绵,读书成风,后裔子孙人文鹊起。


  据村史记载,前坂村历代有授匾计32块:“龙图学士”“钦赐乡贤”“军门一品”“大中丞”“四代一品”“保障殊勋”“监郡侯”“文魁”“武魁”“进士”“黉宫山门”等,文风鼎盛,贤达辈出。1000多年以来,子孙瓜瓞绵绵,簪缨继起,繁衍至今已有十几万人,后裔遍及海内外。

155345wvgjftixfy0v5xqj.jpeg



  看清明天的去向,不忘昨日的来处。上千年的光阴流转,一座从农耕文明走来的老村落,正在城市化进程的浪潮中焕发新生。但哪怕发展的步伐走得再快,家风的传承,族人们始终不敢忘记。


  元代大儒柳贯曾说过:“大抵家之有乘,犹国之有史,郡邑之有志也。”对老一辈前坂村人来说,“玩思”等祖训成就了前坂张氏诗礼传家的荣耀,而把这些优秀家风继续发扬光大,则是新一辈前坂村人们要留住的乡愁。

THE END

记者: 林超连 李想

编辑:商妹儿 审核:黄种成

转自:海丝商报

155345wj5wv5cm8bgxmbgh.png
每日小贴士

关注"石井人才网"公众号,点击底部菜单,超多工作任你选

再也不怕错过合适岗位啦!

找工作,就上石井人才网

转载声明:本文转载自「石井论坛」,搜索「ishijingluntan」即可关注,[阅读原文]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